校庆您现在的位置:首页>>百年效实>>校庆动态 >>图文资讯
效实中学今日迎来百年校庆
  发表日期:2012年10月20日     编辑录入: 叶建勇   点击:10647次  

    名师荟萃,桃李芬芳。效实中学今天装扮一新,迎来她的百年华诞庆典,数千名校友将从世界各地汇聚母校。百年效实,秉承“爱国,进步,科学、务实”的校风,以教学质量高、文理并重、数理外文兼长著称,累计培养了4万多名毕业生,李政道博士曾函誉效实“桃李满天下,成果布四海。”

  1914年效实中学教员合影 右起:陈布雷、叶德之、袁守卿、冯君木、张肇源、陈季屏、王志尚、陈夏常、俞先生(名不详)、何璇卿、杨仲未、董铁珊、纪挺芳

  名校篇

  历史源远流长 校名来自严复的自创名词

  效实百年的创办史,与祖国的命运息息相关。1912年,首批公费出国留学、回国后任京师大学堂(北京大学)教授的何育杰以及两江师范教授叶秉良,提议在宁波创办新学,兴学图强,得到了甬上名流、爱国人士陈训正、赵家荪、赵家艺、钱保杭、李霞城、陈谦夫、蔡琴孙等人的热烈支持,并达成“合一郡之力,集一郡之才”的共识。

  当年2月3日,宁波效实学会正式成立,公推李霞城为会长,学会下设学校,亦以“效实”命名,即注重“求适务实”的意思。3月7日,在原育德工农学堂校址上,鄞县私立效实中学正式开学,首批学生62人,开启了百年效实的篇章。

  “效实”之名出于严复翻译的赫胥黎的《天演论》,严复用“效实”、“储能”等自创名词,来阐释达尔文的进化论,包含着自然的真理与自强求存的精神。

  效实中学曾于1956年改为公立,更名为宁波第五中学。1980年,恢复为效实中学。

  曲折中不断发展 现在的校庆日是复校日

  效实创办初期,校址在宁波城西望京路北斗河畔。因“七七事变”,学校于1938年迁至鄞西高桥,后来,又在上海牛庄路设立分校(后改名为储能中学)。1945年抗战胜利,效实于同年10月25日复校。1999年9月,学校搬迁至现在的白杨街。

  在1945年以前,效实中学的校庆日就是建校日的3月7日。自1945年10月25日复校后,效实中学就把10月25日定为校庆日。

  那么,为什么今年的百年校庆庆典定为10月20日呢?学校有关负责人解释说,学校把10月20日至25日定为“百年校庆周”,由于10月25日是星期四,大家都在工作,为了方便更多的校友利用双休日时间到学校来参加庆典,于是将百年校庆的庆典日提前到了10月20日。

  办学成绩斐然 累计培养4万多名学子

  效实建校初期,设了数、理、化、西洋史、外国地理等科目,均采用英文原版教本,后增授德、法、日等第二外语,还曾与英国伊顿公学挂钩。1917年起,与上海复旦大学、圣约翰大学、光华大学订立特约:凡效实毕业生,可免试入学。在1933年、1934年浙江省组织的高中毕业生会考中,效实均为全省第一。

  效实出了袁敦襄、沙文求、崔真吾等13位为新中国抛头颅洒热血的革命先烈,有9位中科院院士、6位中国工程院院士。2011年,获得国际医学大奖“拉斯克奖”的药物学家屠呦呦也是效实学子。

  效实是浙江省首批重点中学,省一级重点中学、“中国百强中学”。近20年来,学校(含宁外)56次获得全国中学生数理化计算机竞赛浙江赛区团体优胜奖或团体第一名;有14人获得全国高、初中数理竞赛浙江省个人第一名,有7人入选国家数理集训队;1人获全国中学生数学奥林匹克金牌(第四名),1人获全国中学生物理竞赛决赛女同学第一名;5人获得“全国宋庆龄奖学金”、“浙江省青少年英才奖”。

  如今,效实建立了国际中心,邀请外教人才,在全省率先引进国际顶尖的国际文凭课程;还与美、英、法、德、新加坡、日本等国的学校,建立了友好关系。

  名师篇

  令学生着迷的“蔡代数”

  在百年校庆日,效实的银杏林里将会揭幕两尊铜像,其中一尊是优秀教师代表蔡曾祜,另一尊是他的学生童第周。

  校长周千红说,效实决定要为优秀教师的代表塑一尊铜像时,先精心挑选了一批候选人,然后分别通过北京、上海、南京、宁波等地的校友会,广泛征集校友们的意见和建议,蔡曾祜备受推崇。

  蔡曾祜(1892-1967),字箴五,鄞县人。1912年毕业于浙江高等学堂(浙江大学),后执教宁波甲种工业学校、宁波浙江省立第四中学。1919年起,在效实中学执教;1932年开始,主持效实中学教务;新中国成立后,他仍在效实中学任教;教学经验丰富,擅数学,尤精代数,被甬上教坛誉为“蔡代数”;1962年退休。

  他记忆力非常好,不管学生离校多久,一见面,他都能叫出名字,并指出与谁同班。他的学生中有5人成为两院院士,原宁波市副市长陈守义是他任教的最后一届学生。1956年浙江省还没有特级教师的评选,蔡老师被评为浙江省为数极少的省一级教师之一。

  蔡曾祜曾表示,备好课是教好课的关键,教师要弄懂教材,了解学生,因材施教。他常把学生分成A、B、C三组,有升有降,分别对待,使优者“吃得饱”,差者“跟得上”,各得其所,共同进步。他能把枯燥的数学知识讲得像“鲜活的鱼儿一样”生动。学生们说,“听蔡先生教数学,内容精,逻辑强,要求严,兴趣足,没一句废话。”

  中国工程院院士陈肇元在回忆起恩师时仍然非常激动:“蔡先生从外表看似乎不苟言笑,但只要同学们有问题问他,他就会不厌其烦、十分和善地含笑解答。蔡先生写在黑板上的字和公式如同印刷体一般,令人赏心悦目。”

  “上海交大曾想聘蔡老师去任教,却被他婉谢了。蔡老师给我们上代数时,教室里鸦雀无声,个个全神贯注。我不记得自己何时开始对代数着迷,但后来我在背诵英文单字而感到身心极度疲倦时,做几题代数,就立即会神清气爽起来。后来到我转到台湾参加高三入学插班考试,代数得了满分。”效实学子王行一说。

  自学成才的“叶几何”

  与蔡曾祜起名的还有另外4位老师,五人并称“效实五老”,其中一位就是叶建之(1889-1967)。叶建之幼年失学,全靠刻苦自学成才,能阅读日、英文专业书,精数学,编教材,同学们尊称他为“叶几何”。

  “他上课虽然带圆规,但很少使用,因为他随手画的圆和用圆规画的圆几乎一样。”陈肇元说,“他教我们三角几何,有一次他在讲台上做示范解题,台下的学生听得不禁鼓起掌来。”

  另一位学生对此也记忆犹新,她说:“叶老师的几何课教得真好,我是用心听讲、勤快做习题的,但他的试题实在很难!高一第一次月考就不及格,我真是伤心极了,叶老师却说,‘我本人几乎没有上过正规学校,我的数学完全由自修而得!’什么时候听过数学还可以无师自通呢?于是,我真的买了参考书苦苦习作起来,成绩渐入佳境,到高一下学期时,三角集合就常常得满分了。”

  1956年,宁波市人民政府和市教育局还为叶建之召开过从教五十周年庆祝会。1958年,叶先生调任宁波师范学院数学系主任。学生朱敦礼还作了一首诗来歌颂叶建之,“一袭长衫个不高,一支粉笔写教育。聪明勤勉才自成,清风淡泊窥人生。胸有蓝图书不看,作图自成画自圆。百千赞誉叶几何,五十教庆还驰骋。”

  富有个性的沈永廷

  效实中学先后出了25名省特级教师,王家祥、姜水根、施丽华等老师在宁波教育界非常有名,许多老师都有着自己独特的上课风格,沈永廷就是其中的一位。

  1988年从效实高中毕业的张咸龙对沈永廷的语文课记忆犹新,他举了三个例子:

  第一件事是“课前一分钟”。每节课的第一分钟由学生来讲,按照学号或按照座位顺序来轮留,每个人都有机会。我们自己选题,自己准备,自己发挥,沈老师只作简单点评或不点评。

  有个男同学演讲的题目我已经忘了,但真的很生动很感人,当天他还经过精心打扮,头发梳得整整齐齐。朗诵结束时大家还都意犹未尽。其实,20多年前,我们都比较保守和胆小。记得我当时选了一个短小的散文诗,要背出来,在台上紧张得不得了,一只手还不停地摇着讲台抽屉的门。

  不过,当时大家对这“课前一分钟”还是很期待的,它使每一堂语文课增色不少,也给大家留下了许多美好的回忆。

  第二件事是课文情景剧排演。演出地点就在教室里。没有道具,没有服装,没有化妆,不像话剧,也不像小品。有的同学演得认真,有的就凑个数,最后在欢快的掌声中结束。比如《智取生辰纲》里有“密谋”一节,我当时演的是阮小七,分配到一句台词。

  第三件事是一次期中考试。当时沈老师教的是五班和六班,他是六班的班主任,我是五班的学生。他让我们每个人都自己命题出一套试卷,然后再让两个班的学生一对一互换试卷。为防止串通,谁跟谁互换都是由沈老师临时指定的,我们也不知道会拿到谁命题的试卷。

  当时,大家很兴奋,也像模像样地找命题,字、词、句、音、形、意、修辞、文学常识、阅读理解、古文,该有的考点一个也不能少,这实际上是一次很好的功课复习。与我互换的是六班一个男同学。因为这张试卷,后来我和他就逐渐熟悉起来,成了好朋友。

  高才篇

  童第周:从倒数第一到第一

  效实中学此前曾为童第周塑过一次铜像,但由于已过去了很多年,有些陈旧,因此在筹备百年校庆时决定重塑。

  童第周1922年毕业于效实中学,是中国著名的生物学家、教育家,中国实验胚胎学的主要奠基人,1955年当选为中国科学院院士。曾任全国政协副主席、中科院副院长。

  童第周在晚年时,还谈到效实中学对他的影响。“在效实的两个‘第一’,对我一生有很大影响,那件事使我知道自己并不比别人笨,别人能做到的,我经过努力也一定能做到。世上没有天才,天才是用劳动换来的。靠着水滴石穿的精神,铁杵也能磨成针”。

  这两个“第一”指的是童第周考取效实中学时,成绩是倒数第一,但一年以后,童第周成为全年级名符其实的第一,几何成绩从入学时的不及格变为100分。

  后来,童第周以优异的成绩考入了复旦大学。毕业以后,他又到比利时留学,1934年获博士学位。1949年,新中国成立前夕,童第周拒绝了耶鲁大学的高薪挽留,他说:“我是中国人,我的最大愿望是让中国快些富强起来!现在中国看到了希望,我得赶快回国去!”

  郑绍唐、胡思得、竺家亨:“两弹一星”功臣

  效实中学有三位毕业生对中国的“两弹一星”研发作出了重要贡献,享受国务院特殊津贴。

  郑绍唐初中、高一就读于效实,1952年高一肄业,1956年从北京大学核物理专业毕业,是新中国自己培养的第一届原子核物理专业毕业生。

  1959年,他在钱三强和黄祖洽的领导下,从理论上探索原子弹制造技术。1960年起,他调入核武器研究所,长期在“两弹一星”元勋朱光亚、周光召、邓稼先等人的领导下工作。

  1965年5月14日原子弹试验成功,5月30日,周恩来、聂荣臻、陈毅、贺龙等中央领导接见有功人员,他作为科技骨干参加。1966年底他参加了氢弹原理试验。后来还得到邓小平同志的接见。

  胡思得1954年毕业于效实中学高中部,1958年毕业于复旦大学,是中国工程物理研究院研究员,一直从事并先后参加或主持了多项核武器理论研究设计工作。在突破原子弹阶段、氢弹的研究设计和发展以及核试验的近区物理测试中,做了大量组织领导工作,创造性地解决了一系列关键技术问题,为我国核武器的研究设计和发展作出了重要贡献。

  竺家亨与胡思得是中学同学,毕业于南京大学,两人一起参加“两弹一星”的研发,后两人师从邓稼先,学习物理方面的知识。竺家亨为“两弹一星”事业作出了重要贡献。

  徐晓鸥:《蜗居》、《甄环传》制片人

  1990年从效实高中毕业的徐晓鸥,就读于上海复旦大学传播学专业,现任上海SMG尚世影业公司总经理助理,近年来在影视界十分注目。

  《蜗居》、《杜拉拉升职记》、《甄环传》和《浮沉》等电视作品,在全国各地播一部,火一部,其制片人就是徐晓鸥,还担任过电视剧《悬崖》的策划人。

  效实走出15位院士

  从效实走出来的院士共有15人,除童第周外,另外的14位分别是:

  陈敬熊:电磁场与微波技术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翁文波:地球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毛用泽:核技术应用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徐祖耀:材料科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周光耀:无机化工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朱祖祥:土壤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李庆逵:土壤农业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纪育沣:化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胡思得:核武器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戴传曾:核物理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陈中伟:医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鲍文奎:遗传育种学家(中国科学院院士);

  陈肇元:土木结构工程和防护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童志鹏:电子信息系统工程专家(中国工程院院士)。

  目前健在的还有陈敬熊、毛用泽、徐祖耀、周光耀、胡思得、陈肇元、童志鹏等7人。在这次庆典活动,效实特地邀请了其中的4位院士为大家作讲座,分别是徐祖耀、周光耀、胡思得和陈肇元。院士们将会给效实的学弟学妹们讲自己的成长故事,讲自己如何做学问,如何做事业,如何做人。

  校长周千红

  “解密”校庆亮点

  宁波效实中学校庆典礼10月20日开始,一直持续到10月25日的“在校师生狂欢汇演”。记者昨日采访效实校长周千红时,他向记者“解密”了校庆的亮点。

  周千红说,整个校庆过程富有创意,充分体现了“效实元素”,关注效实全体师生的情感,如校庆当天校门口会竖起几根巨大的圆柱。上面张贴着的所有对联,都是效实学子自己创作、自己书写的,以体现对母校和往昔求学岁月的怀念之情。

  10月20日的文艺演出,是校庆当日的一个重头戏,所有的节目也同样渗透着“效实元素”:如当天同学们合唱的《哦,十分钟》(是现在小学音乐课的经典曲目),就是由效实毕业生范真真创作的。1987年,读高一的范真真创作了这首歌曲,并在当年举行的“首届‘星海杯’全国大中学生青春之歌歌曲创作大赛”中拿到了一等奖。因为这首歌,她在高三毕业时直接被保送到清华大学。

  周千红还告诉记者:“1996年,效实中学管弦乐队在全国中学生文艺汇演里拿到第一名。这次我们与乐队中的4位主要乐手取得联系,让他们回到母校重新表演这个节目。像这样的怀旧节目,非常温馨,非常有意思。”

  微电影《圆梦》,是效实专门为百年校庆拍摄的,反映了不同时期效实学子的风采。

  周千红说,“童第周是这部微电影里的主要人物原型之一,我们拍了他当年在昏暗的路灯下艰苦学习的场景。效实希望通过这种励志向上的场景,激励今天的年轻学子更加勤奋地学习。”

  效实还为此次校庆准备了毕业墙和祝福墙。毕业墙里张贴着建校以来一届又一届学生的毕业照,据介绍,为了找到这些老照片,校庆筹备组可是颇费周折;在祝福墙上,校友们可以尽情书写自己对母校的祝福。

  10月25日,效实的在校师生将以“‘一路同行’庆百年华诞晚会”,为百年校庆划上句号。