追着☆☆跑

时间:2014.9.26 编辑: 王丽红 阅读量:1626 全屏

 

/1505 张丹宁

一.☆=

当初左右权衡,最终把观测地点定在福泉山,其实也有几分偶然。原先只是想在学校里观测,但因为光污染和观测角度等问题,不得不放弃了最初的设想,于是,由此揭开了一次波折旅程的序幕。

本想赶在天文昏影终之前就赶到目的地,但出发的第一步就出现了问题,预定的车突然长长了数米——从37座变成了53座,由于公路景区狭窄,不得不临时调车,上车之后的旅途也不很顺利,上山的道路上屡屡有施工地或者塌方,也辛苦了不少人搬沙袋,可是几条通往山顶的道路竟然是一条也去不得,几番倒车与探路,最后在一个还算平坦的小山丘扎下了营。后来组装望远镜的时候,才发现匆忙间竟然把一架望远镜落在了车上,望着那一只空空的三脚架,瞬间无人不感叹这数小时以来的辛苦与辛酸。(我和我的小伙伴已哭瞎TAT

二.☆=*

出发前据说叔叔预言我们会冻死。但是小伙伴们还是热情满满。虽然前去时道路曲折,但是并不缺少欢乐。一时不得不感慨天文社竟然变得如此活跃。本想闭目养神好让晚上有更充足的精力,不知为何就和旁边的逗比磊讨论起了“*”的用法,结果嘛,自然是越扯越远……(我和我的小伙伴已笑抽)。

这时前方校歌突然想起,惊诧之余才知道是刁妹在小伙伴们的怂恿之下终于决定为小伙伴们表演唱校歌。(福利已上传,请小伙伴们及时接收)一时间谁也无心休息,补觉什么的只能等明天啦。窗外天空已经完完全全的黑下来,即便是在车里,星空也已经十分的诱人。有迫不及待者已经举起了手机指向了陌生而又熟悉的天空,窥探这华丽的星空盛宴。

 

三.☆max=

上车时我看了看西沉的天鹅座,大概知道夏季星空观测就只能在学校里草草宣告结束了。不过与此同时也难免侥幸的想夏季星空本来就不是观测的重点,南方的天空只有北落师门孤独守候,银河早就淹没在一片路灯光之中。在盘山公路上我们就开始窥视外面的星空,九曲十八弯一路绕过来这才是我们的终点。

 

福泉山当晚临时观测地点(中间最高土丘)

下车时秋季星空正当空,头顶飞马呼啸而过,英仙匆匆而至拯救仙女。冬季星空大半已经升起,猎户淌过浅浅的银河,腰带和佩剑似乎是炫耀着曾经的辉煌。金牛座α一如既往的追随着木星。冬季星空没有绚丽银河的装点,但在全天最亮十颗恒星中,出没于北天冬季星空的,竟占到了半数以上,此外也不乏深空天体的身影,可惜的是前不久自动寻星刚刚修好的MDADE再次失灵,不过这种失落感很快被老人星的出现的兴奋感给淹没了。老人星贵为全天第二亮星,在宁波升起时的最高高度大概只有8度,在城市中,多半是淹没于路灯的光辉之中,而此时却可以看见他半个夜晚都悬于空中,一时心中竟然充满了感动。欣赏之余自然有人想起了今年招新考试的试题:问:宁波为何很难看到老人星?404大才子答曰:因为太老了。153朱妃答曰:因为爱情。

昴星团(M45) (Canon EOS 6D  30s ISO6400 星特朗150mm反射式直焦拍摄

猎户座大星云(M42)(Canon EOS 6D  20S  ISO12800星特朗150mm反射式直焦拍摄

面对东侧天空拍摄的星轨

面对北侧天空拍摄的星轨(非常明显的地球自转的证明)

后半夜我逐渐把注意力转向了恒星的辨认。当时我的极限星等约为5.1等,虽然多少受到了刁妹手电筒光照的影响,但这并不影响兴致。一手拿着手机,一手插进口袋,璀璨星座高悬,气温直线下降,衣服一件一件,不敌寒气扑面,直到有人一呼:我们去跑步吧。不知谁感叹道:我从来没有这么喜欢过跑步。(我和我的小伙伴们都冻死了)

自然在这最寒冷的凌晨,流星也是最多的,即便没有赶上任何流星雨的极大,时不时的偶发流星一点也没有让人失望,不过大概是从不会期待流星洒沓,于今也不再会对着流星许愿,而感觉又不足以敏锐到转瞬之间就记下清晰的片段报出参数,于是也只有在流星划过时,在心中添上几分欣喜,一夜过去,却早就忘记看到过几颗流星。

面对璀璨的冬夜星空(用手电打出光柱效果)Canon EOS 60D 15s F3.6

仰望星空(用手电打出光柱效果)Canon EOS 60D 15s F3.6 焦距18mm

角宿一才露面,月亮就迫不及待的跟着出来了。刚升起的月亮略带红色,而且可以看到暗面,随着角度逐渐升高,形态也就恢复了熟悉的样子,不过这也预示着,里日出不远了。天文晨光已始,我又不死心的调试了一下MEADE,不知道是不是噪声太大,不少已经去睡觉的人又都出现了。

 

 

 

 


后半夜升起来的月亮(曝光有点过度)

木星(想拍出伽利略卫星,没有成功)

天边泛红时,土星和水星也已经升起。水星也是在城市里难得一见,之前的几次野外观测,因为天象的原因,竟然一次也没有看到过,如今我自然是不会错过,水星视直径虽然小,但是在Omni 150里已经可以看清楚相,再加上装了电跟,可以有更大的放大倍率。

最后,当然是要看日出,原本看日出时为了ISON,但是当日早上得到“噩耗”,ISON可能已经解体,尽管如此,我还是带着一丝侥幸心理爬到了更高的丘陵上等待日出,结果自然是我看着一轮火红的太阳从地平的云层中钻出来,没有带着ISON小弟。之前ISON在四点几等的时候一直觉得ISON可以更亮,直到它消失后对着它的幻影张望才隐隐感觉到可惜。上半年的PanSTARRS没好好找过,这一次又是让彗星从眼前溜走。也许是少了一分天不亮就起来去找彗星的勇气,也许是心存侥幸相信最佳状况的预报。不管如何,当火红的太阳逐渐转为金黄,我们也该收拾收拾东西回家了。

拍摄日出

日出前的美丽光影

日出

四.番外欣=

虽然没看到ISON多少有些遗憾,但是有许多意外的收获,比如冬季银河,比如波江座、水委一,比如老人星,比如水星。又比如胡土豪的土豪机带来的惊喜。木星的星芒,M42的色彩,晨光中的残月。于是,活动之后,许多新鲜出炉的照片被当做了头像或桌面。头顶上那片被光污染淹没的天空,有太多折服人的感动,星空或许神秘,天文或许深奥,但是对于我们,也不过是一种仰头时愉悦的膜拜与欣赏,所追求的也无非一个“趣”字——星空之趣,宿营之趣,小跑取暖之趣,甚至言谈间嬉笑怒骂之趣……或许早就超出其初衷,但这正是我们的期望与乐趣之所在。

日出后全体观测成员合影

五.番外=

无论如何,刁妹永远是欢乐的刁妹,摄影厅厅长永远是天文社最欢乐的组长。所谓刁诚欣者,叼成☆也。我深深的为甩节操飞机大队没有吸纳刁妹这一世纪人才感到遗憾。无论是巴拉拉刁魔仙还是刁特曼,抑或是勾搭高一的妹子,刁妹一张饱经风霜的脸上都画着几分难以言传的喜感。在如此寒冷的夜晚,刁妹再一次蓄力表现了文艺浪漫的一面——饺子和香芋在相倚而坐,仰望星空,不得不说效果有想做桌面的冲动——拿着相机的刁妹,表现出了难得的学术与正经。欲知效果如何,那么请看图咯/偷笑/偷笑/偷笑