第十三届效实之星——D2201叶斯语

时间:2021.12.23 编辑: 谢叶军 阅读量:1426 全屏 二维码链接

雪尽马蹄轻

——D2201叶斯语

她闭上双眼就会有一片斑斓而典雅如奥维尔小镇那样的世界出现……

首先,要有一条河流。她这么想着,多重声部的弦乐交织出厚重的层次感,涓涓细流融汇成河。群山连绵不绝,起伏平缓,那正是历尽百劫后智者的样子,处变不惊。芳草,野花,散漫地生长着,乡村婚礼上人们欢声笑语,沃尔塔瓦河裹挟着时代的更迭、历史的沧桑,滚滚东去。

近处的水塘里有睡莲。这使她想起奥赛博物馆大厅尽头那一巨幅水彩《睡莲》。水光粼粼,睡莲的叶子或聚或散,花朵像暗红的、摇曳的火焰,热烈却又含蓄。看似随意的线条,亦真亦幻的光影和色彩,就像画家心中温和、平静、美丽的大自然。

她读诗的时候,那世界里全是“半壕春水一城花”的样子。她喜欢读诗。诗里的世界令她向往。她喜爱诗仙李太白,研究过他的个人思想史。她最喜爱盛唐“九天阊阖开宫殿”的繁华。诗,使她聪慧,把她的心淘洗成汉魂唐魄。

那个世界里总有一个少年侠客骑着马往远处走,那是她喜欢的。而她更像一个文侠。两年多的高中生活并未销蚀她的热情,她将那些灿烂而美丽的梦想深埋心底,支撑她挺过一个个挑灯夜读的三更天。成绩的光环之下,她仍是那个“相逢意气为君欢,系马高楼垂柳边”的少年,乐于在团委工作中发光发热,也乐于在食堂蒸腾的雾气里讲述她心里的艺术世界与人文情怀。

王维偏豪放的诗里,她最喜欢两句:“草枯鹰眼疾,雪尽马蹄轻。”她觉得这就该是十七岁的样子。平原草枯,冬雪尽消,当策马扬鞭,去自由地追寻春天的快意。愿长剑之歌,得闻于孟尝之耳;青萍、结绿,长价于薛、卞之门。