红色之旅徒步

时间:2021.5.16 作者:D2306陈雪阳 陈佳律 编辑: 23届东部06班班级主页 阅读量:894 全屏


激动的心情向着未曾涉足的地盘迈进,是山里那片绿色的海洋,犹如生命的颜色与大地温润的脸颊上感动的泪水。这些涓滴成了我们。
时值不太炎热的春夏之交,太阳初初有了焚天的气概。我们踏过石头铺成的半条路,走进了山里。山中何事?看见年纪与我们互补的人在门前的院子中或播种什么,总之忙碌着。也有钓鱼的,这水里的鱼儿小的很,不过吊上来再放回去,单单享乐罢了。
之后就一直走,穿过山间藏匿的村庄,路上遇见的狗狗正歪头探脑,这一仅存的温柔使我沉醉。
山间的风好大,我借过风速仪,在前后一百米的山间盆地,大气压强仅仅差40pa。山后的水流有条不紊,朝着一个方向缓缓地流。太阳与我的机械表配合能寻找到地极的方向。我迷失其中。
下午的路途似乎漫长,不过一直一直走,从山上走到山下。道路曲折蜿蜒,前方是整齐划一,我们却分崩离析,前前后后的差异不断变化。我们只得停下我们的脚步去等待。集体就以它强制的平均的不合理的机制,不断为后方的人创造机会,不断为前方的人拦路设障。最终还是成功抵达。不在话下。——————陈佳律


作为一个运动神经衰弱的小短腿,这次徒步活动的难度于我而言,对比他人可能扩大了不止一倍,实际走完全程之后,只感觉自己有如在臼里被捣杵的药材,连表情也碎在地上。待捡起了气力之后再回看漫漫这一程,感触确是颇丰。
从小在城里长大的孩子阔别乡村的山水。眼睛很久很久没有从绿叶缝隙中窥看乡野,这次着实过足了瘾。刚开始走的不算累,有闲情逸致纵情山水十几分钟。弋游的鸭憨拙地把脖子伸下水面,楝花飘砌绕池碧。顺着村头小路行进能看见钓鱼的居民,村子里的时钟是不必去追逐什么目标的,所以走的也好像更慢一点。花和树都是没有定式的,旁逸斜出,从路过的石墙里头钻出,或是在马路边轰轰烈烈,一群可爱的野孩子。蛟口水库的桥上,干涸的水库里蔓延出春草,一整片熊熊的苍色火焰,从这头烧到那头。不过最可爱的还是在身边的足迹。途中穿插的小任务有些幼稚的好玩。
徒步总体还是难熬的。班级事业心太强利弊似乎七三开,别人是郊游,我只觉得在负重拉练,总想着去追上大部队,最后还是看见自己班级的旗子越飘越远,最后隐到了不知道哪一片树冠后头。所以只能走一段跑一段,仰仗队伍偶尔的停步勉强赶上,然后又一段一段慢慢落下。说实在的,总是挂在队伍最末尾的感觉,着实很崩溃,害怕拖慢队伍进度的恐惧感叠加身体的疲惫,我第一次觉得走路也能走哭。阳光的存在感强烈得十分有戏剧性,走到最后,最开始满眼的花树都消失了,满世界只剩下阳光,透过汗湿透了的眼眶,折射出令人晕厥的彩晕。本想着沿路拍照留念,结果把力气一股脑扔在行走上都嫌不够用。到达终点时顿时如释重负,最后发现我们班是第二个到达的时,欣喜之余偷偷为自己累垮的身子找借口,不是我太弱,是队伍速度宛如飙车。置身集体时周围的氛围真的会让人情不自禁去跟上周围人的步伐,只是今天会有人见你落后停下来等,以后大家可都是往着不存在的目的地自顾自地前进,太阳会更强烈,路会更崎岖,没有哪一次旅途比人生更孤独。
至少这次是有人陪着走完全程的。
烈士陵园是目的地,纪念碑前是广场,背后是群山,静默地站立,却像是永远地低语着中国的精魂。在缅怀仪式上,每次发言结束,都会有掌声不合时宜的响起,可能是常年听讲座,听各种场合的各种发言,掌声都被驯化了吧。——————陈雪阳