生存还是毁灭——《哈姆雷特》电影改编

时间:2021.4.14 编辑: 陈雁群 阅读量:678 全屏

“一千个人心中有一千个哈姆雷特”

《哈姆雷特》是莎士比亚最负盛名的剧本,具有深刻的悲剧意义。现被节选在高中语文新教材中。4日和9日下午,北京三联《爱乐》、上海《看电影》杂志的专栏作家贺秋帆老师分别至白杨校区和东部校区进行了两场题为《生存还是毁灭——哈姆雷特的电影改编》的讲座,深受学生好评。






贺老师先从莎剧及《哈姆雷特》在中国的传播谈起,谈到20世纪初无名氏翻译的《报大仇韩利德杀叔》,到林纾的《鬼诏》,到田汉、朱生豪、曹未风、孙大雨、梁实秋、卞之琳等汉译本的情况,谈到《哈姆雷特》的电影版的产生与发展,谈到战后电影工业蓬勃发展期,电影版《哈姆雷特》的雨后春笋,以及此剧与弗洛伊德精神分析学说的碰撞,以及诸电影版对弗洛伊德学说的渗透,最后,贺老师把重点放在1948年英国版和1964年苏联版的解读上。

讲座中贺老师谈到,“莎剧是英国舞台的命脉,莎剧也是英国舞台剧演员登堂入室之所在,英国演员都是先在莎剧站稳脚跟,然后有其他出路,莎剧里的古典气息是演员再好不过的学养根基,未经莎剧洗礼的表演艺术家是不可想象的。”






   “复仇和毁灭是老主题,延续了希腊悲剧以来的精神,自不待言 ,抉择时候的犹豫是莎士比亚的新意,也是他直击人类精神世界的一个新的大门,哈姆雷特之超越时代,甚至可以用现代装束包裹,就是因为犹豫是人类的秉性之一,足以引发后人层出不穷的探究,分析,解构。恐怕也只有奥利弗的哈姆雷特独白,能够超越毁灭和情仇,成为哲理化、影像化的听觉体验,也超越时代,超越舞台和电影的形式局限,成为人类精神层面的某种共鸣,最大限度呈现莎剧的灵魂。这些独白于成为莎剧,成为《哈姆雷特》的结晶。”

“苏联版隐约传递这样一层意蕴——苏联导演着眼于改编非本国的文学经典,含有借他人之酒杯 浇胸中之块垒之意,因为本国政体不可描述,所以作为普世价值的莎士比亚成了理想的媒介,但是仅仅把影片视为一次莎剧改编又远远不够。”






鲁迅曾经说过:“悲剧就是将人生的有价值的东西毁灭给人看”,哈姆雷特面对人世之恶,不惜以一种自身下沉的方式,勇敢抗争。他压制冲动的复仇欲望,竭力赋予血腥的复仇行动以正当而正义的意义,试图在自身沉沦的过程中追寻、建构生命的意义,并在其延宕而痛苦的复仇行动中显示出人之为人的高贵的理性力量。

哈姆雷特作为具有文艺复兴晚期时代精神的典型艺术形象,是人文主义视野中完整意义上的人的象征 ,善恶一体、是非难辨,悖论处境的漩涡中最终走向虚无和毁灭。这是莎士比亚对动荡时代中人的理智与情感冲突的考量,是对生死的哲学考量,是“人”在面临诸多困境时依旧试图追寻自身价值尊严的实现与生命的美善意义的探索。

《哈姆雷特》这部巨作给我我们的力量与思索是巨大而无穷的…….